中国文明网主站 联盟网站

当前页: 我们的节日

端午且看汾阳冀村花儿会

发表时间:2017-05-28    来源:  吕梁日报

  每年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在缅怀诗人屈原华夏民族高洁情怀的同时,端午节吃粽子、赛龙舟、悬艾、喝雄黄酒已成为该节日的独特标志。除此之外,在汾阳的一个村镇里有着特殊的端午节纪念方式——冀村花儿会,这里不仅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而且还具有鲜明的地方色彩,很多动人的故事传说对于研究民间民俗文化和佛教文化有着重要的价值。
  汾阳市的冀村镇,在过去叫文同镇,位于汾阳市东北部20公里处,因为特殊的交通位置,紧邻杏花村,是汾阳、文水、平遥三县交界,距省会太原90公里,所以自古以来是全市的一个商业重镇。
  花儿会,也叫赛花会。每年端午期间的花儿会,在这个商业活动异常发达和繁荣的地区由来已久,她最初与冀村位于北部的寿圣寺的宗教活动有关,花儿会是其中一项重要的节目,是为了纪念定光佛为如来佛祖举行灌顶仪式的日子,也是纪念如来佛祖诞生后满月之庆的大集会。为广结佛缘,弘扬佛法,还在寿圣寺为信佛的僧俗们举行结缘灌顶的佛教仪式。
  定光佛,亦名定光如来,燃灯如来。据译于公元410——412年间的印度佛教经典《四分律》记载:定光如来为胜怨王大臣提阎浮婆提之子,受胜怨王供养,其时,有比丘为弥却,以花散如来之上,脱鹿皮衣掩泥泞路,让如来踏过,如来因此为弥却授记。由此而形成的的佛教灌顶仪式,逐渐演变成了今天的花儿会。
  农历四月初八为世界公认的佛祖诞生日。而五月,为佛教中三长斋月之一,期间佛教信徒要吃斋念佛供养佛。而五月初五,正逢佛祖佛诞生后精进佛七的第四个七日,而五月初八正逢佛祖满月之庆,满月尊,为佛之德号,喻示满月后佛德圆满无缺。于是五月初五至初八,成为寿圣寺的大集会日,为定光佛祖为释迦佛祖实施灌顶仪式的日子,在这一天,僧俗们以献花供养满月的佛祖,而佛祖也在功德圆满之时为僧俗们举行灌顶仪式,故而冀村的花儿会为三长大会,为庙会中最高规格的集会。每年的花儿会从五月初四就已开始,一直延续到五月初八结束,而其中的五月初五端午节活动进入高潮,是远近闻名的大集会。
  寿圣寺供养佛祖的供养方式有三种:一种是起塔供养,如宋嘉二年建的佛舍利塔;一种是燃灯供养,如正月十五元宵节的窜黄蛇闹花灯;还有一种是献花供养,说得就是五月端午节的花儿会,都属于事供养。
  在我国民间,人们很早就有了端午节躲五、躲午的社会风俗。因为农历五月,古时称恶月,俗称毒月,而五日为毒日,正午时分为毒时,居三毒之端,民间有癞蛤蟆等五毒躲端午之说。
  五月初五花儿会使得献花供养与民间躲五、躲午的禁忌结合起来,从而实现了寺院宗教风俗和民间社会习俗的有机统一。
  因此,汾阳市冀村人素有种花养花的传统,冀村人爱花迷花痴花那是人人皆知。人们最喜欢的花儿,有无花果、石榴和桃花柳。
  五月端午之时,无花果正绽青放绿,繁茂葳蕤,枝杈间结满了累累青果;其时,柳叶桃正花团锦簇,而石榴花也正鲜红似火,满树生辉,一派欣欣向荣的繁华景象,无花果无花而果,柳叶桃有花而无果,而石榴花却有花有果,完全与佛家讲究的德行圆满、修成正果相互印证!
  据村中老人们讲:古时候每逢花儿会期,那些山南海北的商贾们,早早地便骑着毛驴、赶着骆驼来了,花儿会上京广杂货、江浙绸缎、云贵药材,应有尽有。花儿会期间,冀村各家各户都要摆出好看的花儿来供人欣赏,而那些来自四面八方庆佛诞生满月的佛教徒们,也要带着圣洁的花儿前去寿圣寺集会。
  在古时候,妇女们很少有出头露面的日子,也只有在花儿会期间,她们才可以出门逛街赏花看热闹。端午节那天,妇女们一个个擦油抹粉打扮得花枝招展,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更是如此,就象花仙子,她们坐着华丽的轿车车,一辆接一辆,象珍珠一般串在了大街上。
  晌午时分,花儿会进入高潮,大街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人随花走,花随人流,人比花俏,花比人娇,脂粉味儿、花香味儿满街飘,冀村镇简直成了花的海洋……各大街的戏场里,时而紧锣密鼓,时而歌舞悠扬,生旦净丑,吹拉弹唱……各大赌场里,赢的人一脸亢奋,输的人满脸沮丧,叫喊声响彻云霄,惊飞了空中盘旋的紫燕……
  花儿会,由花而得名,那么说庆佛诞生满月灌顶的花儿会,又怎么演变成了今天的商贸集会的?
  那是因为一年一度的佛教庆佛诞生满月灌顶活动,带动了冀村一带各行各业的发展,而佛教信徒和商贾的有机结合,使得他们的衣食住行和民间风俗紧紧地联在了一起,久而久之,花儿会的古老魅力,也就深深地渗透进了这块神奇的土地,随着历史的延展,朝代的更替,佛教的兴衰,过去庆佛诞生满月灌顶的花儿会,终于掀掉了佛教神秘的面纱,逐渐演变成了今天传统的古庙会。
  冀村花儿会在最古老的正街上和寿圣寺中举行。花卉市场在西正街和庙河街门一带,从庙河街到寿圣寺,路两边都是饭棚,经营各种地方风味小吃,而那些说书唱戏耍把戏卖艺的文艺表演,全都集中到寿圣寺中。
  在冀村一带,有一个关于火烧花儿会的传说,也叫“躲午”的由来,也就是那场大火,几乎烧毁了所有的花儿,只剩下无花果、桃花柳和石榴树。
  传说那一年,花儿会上走来了一位老婆婆,慈眉善目的,手里提一个篮子,里面放着几个枣子和梨子,还有几个大火烧(饼子),满脸的焦急神色,一路走一路叫卖:“枣梨哩!大火烧!”老婆婆从东走到西,又从南喊到北,集市上人声嘈杂没有人理会她,也有人觉得挺奇怪,还从来没有见过枣儿梨子跟大火烧一起卖的事哩!
  晌午刚过,忽然刮来一阵狂风,直刮得天昏地暗,大火不知从什么地方燃起,霎时间集市上一片火海,一家家铺面帐篷都在大火中烧为灰烬,供人欣赏的花儿也无一幸免,接着是一场大雨,直浇得人们落荒而逃。大风大火大雨过后,人们才恍然大悟,敢情是仙人显灵点化哩!那老婆婆喊的是:“早离哩!大火烧!”
  村里人都说:就是因为冀村的花儿会太有名了,才引得诸多神仙来此驻足观光,比如那喜好游山玩水的八洞神仙,他们在花儿会上雷劈蝎子精,镇压上贤狐,也正是因为冀村的花儿会太有名了,才引来王母娘娘火烧花儿会,观音菩萨现身卖枣梨!
  冀村正街有东王家街和西王家街之分。据说:冀村自古就有“十八道街、十八道巷”之说,而正街则是冀村古镇最繁华的街道,贯穿东门、庙河街门。
  就在这一条一千多米的正街上,解放前老字号就有300多家,光当铺就有七八家,有名的有“瑞生当”、“万成当”,还有十几家小小的押押铺!钱庄、票号也有三四家,著名的要数“钱丰厚”钱庄、“增盛恒”票号;还有“恒盛”、“春和永”、“顺诚义”药店,“福元楼”点心铺、“三泰鑫”炉食店、“义源昌”、“三合成”饼子铺,“福盛魁”、“利生永”杂货铺,“嗣诚庆”化妆品店,“永清和”、“宝元成”面铺,“永济魁”绸缎铺,“益泰兴”油房,再加上饭店、修车铺、剃头铺、石匠铺、染匠铺、豆腐铺、客栈等,真是数不胜数。
  冀村的花儿会,作为群众自发的一种古庙会活动,还在发挥着它特有的商贸集会功能。2015年,冀村镇新一届“两委班子”上任之后,首先把发扬花儿会的传统端午习俗放在首位,他们硬化街道,清理卫生,村容村貌有了巨大的改变。端午节花儿会,也成为了冀村经济发展新的起点,新名称也成为:冀村花儿会商贸周。
  花儿会的古老魅力依旧,花儿会的传统神韵依旧,冀村花儿会——这一汾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了全市一道亮丽的风景。如果您有时间,带着这份神秘,不妨去冀村古镇一览花儿会的盛世景象。

山西省吕梁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地址: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永宁中路9号

邮编:033000 电话:0358-8231125  E-mail:llswmb@163.com

/*统计代码*/